四分半 | 老有所養 “飯”有所依
為讓老年人在家門口就能吃上“大餐”,重慶市民政局在全市范圍內持續推動城市養老助餐服務。一頓熱乎的飯菜,不只暖了胃,也暖了老人的心。一屋兩人三餐四季,這正是不少獨居老人向往的生活。

四分半 | 老有所養 “飯”有所依

來源: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2021-03-31

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姜念月 李裊/文 黃宇/主持 受訪人/圖

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飯桌上飯菜越來越簡單;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記憶中的拿手菜越來越難見到;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買菜洗碗這些小事,變得越來越吃力;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老人吃飯這件小事,變成了一件“難事兒”。

為讓老年人在家門口就能吃上“大餐”,重慶市民政局在全市范圍內持續推動城市養老助餐服務。一頓熱乎的飯菜,不只暖了胃,也暖了老人的心。一屋兩人三餐四季,這正是不少獨居老人向往的生活。

老兩口在助餐點結伴用餐,他們終于不用每天自己做飯了。受訪人 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菜多了 三餐“巴適”了

“左婆婆,這個南瓜又甜又糯,多來點不?”三月的一個中午,在東方家園社區助餐點,44歲的志愿者蕭金花站在打飯臺招呼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太太。

待老人入座,蕭金花熟練地端上“軟糯”的兩葷兩素一葷湯:蒸南瓜、清炒小白菜、腌菜燒白、粉蒸肉和白蘿卜燉排骨湯,共收費12元。老人齊了齊筷子,夾起南瓜放進嘴里,一抿即化。“巴適,今天的大餐也好吃。”老人咧嘴一笑,上排牙齒已經缺了4顆。

“這是給你老伴的。”蕭金花又給老人打包了一份飯菜擱在桌上,轉身招呼其他陸續前來的老人。

8b96f217e60615c06234c8ffeb8b817.jpg

東方家園社區助餐點為老人提供早中晚三餐伙食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姜念月 攝

88歲的左敏慧正是蕭金花口中的“左婆婆”。

“助餐點”開張前,左敏慧兩老口的“標餐”是一盤青菜加上一鍋熱了一遍又一遍的蘿卜燉排骨湯。

菜是自己煮的,湯是女兒周洲端來的。

女兒周洲每周回家一次,總要例行“檢查”冰箱。大多數時候,那鍋三天前端來的燉湯還“躺”在冰箱里。女兒忍不住碎碎念:“媽,說了多少次了,反復吃剩湯不好。”

“我和你爸年紀大了,吃不了多少,倒了多可惜,簡單湊合吧。”左敏慧的回答也未變過。她當然知道“不好”,但這碗“孝心”,她舍不得倒掉。

周洲也記不清究竟從什么時候起,父母餐桌上的飯菜不再是記憶中的樣子。上大學以前,每日放學回家,一開門飯菜香襲來。桌上的擺盤總是豐富的,兩葷兩素一個湯是“標配”。

2000年,周洲考上了四川一所大學,寒暑假才有時間回家。假期里,餐桌上的回鍋肉、糖醋排骨、辣子雞……都成了父母口中的“小菜”。那時,在周洲的心里,沒有什么是一頓家里的飯不能解決的。

“我爸自創的爆炒肥腸是一絕,我媽做的回鍋肉最好吃。”直到現在,聊起父母的手藝,周洲的言語中仍透著自豪。

變化仿佛是發生在周洲結婚后。父母餐桌上的大餐漸漸只會出現在小兩口回家時。6年前,父親肺上查出了問題,聞不得油煙,二老的飯菜更簡單了。

逢年過節周洲會把父母接到餐廳或自己的小家吃飯,記憶中父母掌勺做的那些琳瑯滿目的菜品,已很難在家里餐桌上出現。

從舍不得浪費到沒精力做飯,左敏慧老兩口的飯菜就這么湊合著,一晃十來個春秋。由于父母不愿同住,周洲能做的,也只有每周端去一碗湯。在放下湯碗時,她不厭其煩的囑咐,就好似兒時常常聽到的那些嘮叨:“要注意營養,吃飯不要太湊合……”

在助餐點里吃飯的老人們可以享受屬于自己的悠閑。受訪人 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開張了 吃飯自在了

在“助餐點”里,來吃飯的老人大都如左敏慧一般,年紀大了,子女不在身邊,吃不完又覺浪費,陷入大多相似的難。

60多歲的陳桂芳是個例外。做得一手好菜卻“湊合”著吃飯,她是在成全兒子的幸福。

“助餐點”開張那天,自詡為“志愿者”陳桂芳格外興奮,從前期準備建設“助餐點”開始,她就幫著社工在小區里奔走宣傳。這讓負責管理該“助餐點”的陳紅納悶:“老太太對‘助餐點’為啥這么期待?”

一直以來,陳桂芳都和兒子、兒媳同住,家里的飯菜也由她操持著。得了個好菜的“方子”,她還總愛拿出來與大家交流。

“你家那么多張吃飯的嘴,自己也能干,怎么總往這兒跑?”遇到“助餐點”里老人們的打趣追問,陳桂芳總是爽朗一笑:“我喜歡!”

此后,陳紅才知道,原來在“助餐點”啟動以前,這位精干的老人已經很久沒有吃到一頓“自在”飯了。

陳桂芳在“助餐點”的其他老人口中是個“犟”老太太。年輕時與丈夫離了婚,她獨自把兒子養大。幾年前,兒子大學畢業回到家鄉重慶,老人賣了老房子,一部分錢做兒子的創業本金,一部分支付了小區房子的首付。

婚后,她仍與兒子兒媳同住,可時間久了,生活中少不了磕磕絆絆。原本想要搬出去自個兒一個人住,隨著孫子出生只好作罷,兩輩人的教育分歧也漸漸顯露出來。鬧了點矛盾再同桌吃飯,陳桂芳覺得有些尷尬,她習慣等著兒子、兒媳下桌后,再端出事先留好的飯,一晃又是幾年。

兒子勸她,但陳桂芳依然很“犟”:“我不想跟你們一起吃飯,一言不合就要不愉快。”這個“犟”老太就這樣以自己的方式成全著兒子的孝心,避免與兒媳的矛盾,努力保留著屬于自己的傲氣和尊嚴。

所幸 “助餐點”解決了這件不自在的小事,“助餐點”運營7個月以來,這個“犟”老太在這里結識了更多的新朋友,抽空總到后廚幫忙,美其名曰發揮余熱:“在那里吃飯,自在!”

每天,助餐點里的工作人員還要為需要送飯的老人打包餐食。受訪人 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飯到了 麻煩解決了

騎上黃色的小摩托,套上黑色的頭盔,把熱乎的飯菜細致打包,再裝進摩托車的配送箱保持溫熱的狀態,送餐員段楚雄又出發了。他的第一站,是華新街一老小區的秦碧華家。

既是送餐員,也是華新街街道養老服務中心“助餐點”的負責人之一,段楚雄說:“每個社區的‘助餐點’都要給區域內的困難老人送餐。”

秦碧華是段楚雄還在做社工時便結識的老人。2018年,段楚雄成為德馨養老志愿團體的一員,平時的工作就是走訪登記街道各個社區需要長期照護的老人。為何要到“助餐點”工作,放不下秦婆婆便是段楚雄脫口而出的“緣由”。

老小區的居民樓沒有電梯,一層只有門對門兩戶。那天,當段楚雄敲開3樓秦碧華家的房門時,一眼就看見桌上的一碗兒菜稀飯。

“婆婆,你就吃這個嗎?”段楚雄原本只是寒暄。

沒想到秦碧華有些哽咽著答:“因為我下不了樓。”

丈夫過世多年,秦碧華無兒無女。2013年初,68歲的她被診斷出重度心力衰竭,走200米都會喘不上氣,爬坡上坎更是一件難事。平日里復診看病則是由妹妹一家、社工或志愿者帶她去。

由于無法下樓買菜,秦碧華只能“小心翼翼”地拜托鄰居幫忙帶點。碰上鄰居不在家,她得計劃著吃。

老人們有時也會把助餐點的飯菜帶回家享用。受訪人 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有一次,實在不愿麻煩鄰居的秦碧華嘗試著自己去一趟大興社區菜市場。杵著拐棍走走停停挪下樓,半個小時后,老人癱在路邊,被趕來的社工送進了醫院。

秦碧華就這么被“困”在兩室一廳的老房子里,一住就是五年。每天吃什么?冰箱里還有什么?成了秦婆婆最頭疼的事,麻煩鄰居的歉疚感與日俱增。

漸漸地,一日三餐變成了一日兩餐,菜式也是極致的簡單。

看著眼前慈眉善目身板瘦小的老人,段楚雄覺得秦碧華像極了把他帶大,如今選擇留在家鄉獨居的奶奶。那天,段楚雄把秦碧華放在冰箱里過期的速凍餃子和餅干清理干凈,又從樓下的餐館端來一份新鮮飯菜。

“我這么做,是希望如果家鄉的奶奶遇到難處,也會有年輕人能去幫幫她。”從那天起,段楚雄時常把自家的飯菜給秦碧華送去。2018年8月,社區“助餐點”開張后,承擔送餐任務的段楚雄總會為秦碧華帶去一份新鮮飯菜。

“秦婆婆,今天的‘大餐’來了哦。土豆紅燒肉、木耳肉片、番茄炒蛋、清炒豌豆尖、豆腐鯽魚湯還有1個臍橙。”段楚雄一邊說,一邊把放在保溫箱里的飯菜給老人端上桌。

困擾了5年多的吃飯問題,因為段楚雄的出現,秦碧華終于又吃上了“大餐”。

臨走時,秦碧華硬塞了兩顆糖給段楚雄:“小伙子,謝謝你們。”想了想,她又不放心地叮囑:“你們這個‘助餐點’……要一直開下去啊……”

手里攥著糖,段楚雄騎上摩托車又飛馳著往下一家趕。在那里,還有老人帶著期許,等著這頓熱騰騰的飯。偶爾,他會想起住在老家的奶奶,那顆無處安放的孝心在這一趟趟奔忙中,仿佛也找到了歸宿。

(文中老人均為化名)

(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報料QQ:3401582423。)

首頁 | 新聞 原創 視聽 | 問政 評論 專題 | 區縣 娛樂 財經 | 旅游 政法 直播 | 文藝 教育 生活 應急 | 房產 健康 汽車 | 取證 鳴家 會客廳 | 萬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
  • 站內
站內
分享
新浪微博
騰訊微博
微信
QQ空間
QQ好友

四分半 | 老有所養 “飯”有所依

2021-03-31 06:00:00 來源: 0 條評論

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姜念月 李裊/文 黃宇/主持 受訪人/圖

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飯桌上飯菜越來越簡單;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記憶中的拿手菜越來越難見到;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買菜洗碗這些小事,變得越來越吃力;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老人吃飯這件小事,變成了一件“難事兒”。

為讓老年人在家門口就能吃上“大餐”,重慶市民政局在全市范圍內持續推動城市養老助餐服務。一頓熱乎的飯菜,不只暖了胃,也暖了老人的心。一屋兩人三餐四季,這正是不少獨居老人向往的生活。

老兩口在助餐點結伴用餐,他們終于不用每天自己做飯了。受訪人 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菜多了 三餐“巴適”了

“左婆婆,這個南瓜又甜又糯,多來點不?”三月的一個中午,在東方家園社區助餐點,44歲的志愿者蕭金花站在打飯臺招呼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太太。

待老人入座,蕭金花熟練地端上“軟糯”的兩葷兩素一葷湯:蒸南瓜、清炒小白菜、腌菜燒白、粉蒸肉和白蘿卜燉排骨湯,共收費12元。老人齊了齊筷子,夾起南瓜放進嘴里,一抿即化。“巴適,今天的大餐也好吃。”老人咧嘴一笑,上排牙齒已經缺了4顆。

“這是給你老伴的。”蕭金花又給老人打包了一份飯菜擱在桌上,轉身招呼其他陸續前來的老人。

8b96f217e60615c06234c8ffeb8b817.jpg

東方家園社區助餐點為老人提供早中晚三餐伙食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姜念月 攝

88歲的左敏慧正是蕭金花口中的“左婆婆”。

“助餐點”開張前,左敏慧兩老口的“標餐”是一盤青菜加上一鍋熱了一遍又一遍的蘿卜燉排骨湯。

菜是自己煮的,湯是女兒周洲端來的。

女兒周洲每周回家一次,總要例行“檢查”冰箱。大多數時候,那鍋三天前端來的燉湯還“躺”在冰箱里。女兒忍不住碎碎念:“媽,說了多少次了,反復吃剩湯不好。”

“我和你爸年紀大了,吃不了多少,倒了多可惜,簡單湊合吧。”左敏慧的回答也未變過。她當然知道“不好”,但這碗“孝心”,她舍不得倒掉。

周洲也記不清究竟從什么時候起,父母餐桌上的飯菜不再是記憶中的樣子。上大學以前,每日放學回家,一開門飯菜香襲來。桌上的擺盤總是豐富的,兩葷兩素一個湯是“標配”。

2000年,周洲考上了四川一所大學,寒暑假才有時間回家。假期里,餐桌上的回鍋肉、糖醋排骨、辣子雞……都成了父母口中的“小菜”。那時,在周洲的心里,沒有什么是一頓家里的飯不能解決的。

“我爸自創的爆炒肥腸是一絕,我媽做的回鍋肉最好吃。”直到現在,聊起父母的手藝,周洲的言語中仍透著自豪。

變化仿佛是發生在周洲結婚后。父母餐桌上的大餐漸漸只會出現在小兩口回家時。6年前,父親肺上查出了問題,聞不得油煙,二老的飯菜更簡單了。

逢年過節周洲會把父母接到餐廳或自己的小家吃飯,記憶中父母掌勺做的那些琳瑯滿目的菜品,已很難在家里餐桌上出現。

從舍不得浪費到沒精力做飯,左敏慧老兩口的飯菜就這么湊合著,一晃十來個春秋。由于父母不愿同住,周洲能做的,也只有每周端去一碗湯。在放下湯碗時,她不厭其煩的囑咐,就好似兒時常常聽到的那些嘮叨:“要注意營養,吃飯不要太湊合……”

在助餐點里吃飯的老人們可以享受屬于自己的悠閑。受訪人 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開張了 吃飯自在了

在“助餐點”里,來吃飯的老人大都如左敏慧一般,年紀大了,子女不在身邊,吃不完又覺浪費,陷入大多相似的難。

60多歲的陳桂芳是個例外。做得一手好菜卻“湊合”著吃飯,她是在成全兒子的幸福。

“助餐點”開張那天,自詡為“志愿者”陳桂芳格外興奮,從前期準備建設“助餐點”開始,她就幫著社工在小區里奔走宣傳。這讓負責管理該“助餐點”的陳紅納悶:“老太太對‘助餐點’為啥這么期待?”

一直以來,陳桂芳都和兒子、兒媳同住,家里的飯菜也由她操持著。得了個好菜的“方子”,她還總愛拿出來與大家交流。

“你家那么多張吃飯的嘴,自己也能干,怎么總往這兒跑?”遇到“助餐點”里老人們的打趣追問,陳桂芳總是爽朗一笑:“我喜歡!”

此后,陳紅才知道,原來在“助餐點”啟動以前,這位精干的老人已經很久沒有吃到一頓“自在”飯了。

陳桂芳在“助餐點”的其他老人口中是個“犟”老太太。年輕時與丈夫離了婚,她獨自把兒子養大。幾年前,兒子大學畢業回到家鄉重慶,老人賣了老房子,一部分錢做兒子的創業本金,一部分支付了小區房子的首付。

婚后,她仍與兒子兒媳同住,可時間久了,生活中少不了磕磕絆絆。原本想要搬出去自個兒一個人住,隨著孫子出生只好作罷,兩輩人的教育分歧也漸漸顯露出來。鬧了點矛盾再同桌吃飯,陳桂芳覺得有些尷尬,她習慣等著兒子、兒媳下桌后,再端出事先留好的飯,一晃又是幾年。

兒子勸她,但陳桂芳依然很“犟”:“我不想跟你們一起吃飯,一言不合就要不愉快。”這個“犟”老太就這樣以自己的方式成全著兒子的孝心,避免與兒媳的矛盾,努力保留著屬于自己的傲氣和尊嚴。

所幸 “助餐點”解決了這件不自在的小事,“助餐點”運營7個月以來,這個“犟”老太在這里結識了更多的新朋友,抽空總到后廚幫忙,美其名曰發揮余熱:“在那里吃飯,自在!”

每天,助餐點里的工作人員還要為需要送飯的老人打包餐食。受訪人 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飯到了 麻煩解決了

騎上黃色的小摩托,套上黑色的頭盔,把熱乎的飯菜細致打包,再裝進摩托車的配送箱保持溫熱的狀態,送餐員段楚雄又出發了。他的第一站,是華新街一老小區的秦碧華家。

既是送餐員,也是華新街街道養老服務中心“助餐點”的負責人之一,段楚雄說:“每個社區的‘助餐點’都要給區域內的困難老人送餐。”

秦碧華是段楚雄還在做社工時便結識的老人。2018年,段楚雄成為德馨養老志愿團體的一員,平時的工作就是走訪登記街道各個社區需要長期照護的老人。為何要到“助餐點”工作,放不下秦婆婆便是段楚雄脫口而出的“緣由”。

老小區的居民樓沒有電梯,一層只有門對門兩戶。那天,當段楚雄敲開3樓秦碧華家的房門時,一眼就看見桌上的一碗兒菜稀飯。

“婆婆,你就吃這個嗎?”段楚雄原本只是寒暄。

沒想到秦碧華有些哽咽著答:“因為我下不了樓。”

丈夫過世多年,秦碧華無兒無女。2013年初,68歲的她被診斷出重度心力衰竭,走200米都會喘不上氣,爬坡上坎更是一件難事。平日里復診看病則是由妹妹一家、社工或志愿者帶她去。

由于無法下樓買菜,秦碧華只能“小心翼翼”地拜托鄰居幫忙帶點。碰上鄰居不在家,她得計劃著吃。

老人們有時也會把助餐點的飯菜帶回家享用。受訪人 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有一次,實在不愿麻煩鄰居的秦碧華嘗試著自己去一趟大興社區菜市場。杵著拐棍走走停停挪下樓,半個小時后,老人癱在路邊,被趕來的社工送進了醫院。

秦碧華就這么被“困”在兩室一廳的老房子里,一住就是五年。每天吃什么?冰箱里還有什么?成了秦婆婆最頭疼的事,麻煩鄰居的歉疚感與日俱增。

漸漸地,一日三餐變成了一日兩餐,菜式也是極致的簡單。

看著眼前慈眉善目身板瘦小的老人,段楚雄覺得秦碧華像極了把他帶大,如今選擇留在家鄉獨居的奶奶。那天,段楚雄把秦碧華放在冰箱里過期的速凍餃子和餅干清理干凈,又從樓下的餐館端來一份新鮮飯菜。

“我這么做,是希望如果家鄉的奶奶遇到難處,也會有年輕人能去幫幫她。”從那天起,段楚雄時常把自家的飯菜給秦碧華送去。2018年8月,社區“助餐點”開張后,承擔送餐任務的段楚雄總會為秦碧華帶去一份新鮮飯菜。

“秦婆婆,今天的‘大餐’來了哦。土豆紅燒肉、木耳肉片、番茄炒蛋、清炒豌豆尖、豆腐鯽魚湯還有1個臍橙。”段楚雄一邊說,一邊把放在保溫箱里的飯菜給老人端上桌。

困擾了5年多的吃飯問題,因為段楚雄的出現,秦碧華終于又吃上了“大餐”。

臨走時,秦碧華硬塞了兩顆糖給段楚雄:“小伙子,謝謝你們。”想了想,她又不放心地叮囑:“你們這個‘助餐點’……要一直開下去啊……”

手里攥著糖,段楚雄騎上摩托車又飛馳著往下一家趕。在那里,還有老人帶著期許,等著這頓熱騰騰的飯。偶爾,他會想起住在老家的奶奶,那顆無處安放的孝心在這一趟趟奔忙中,仿佛也找到了歸宿。

(文中老人均為化名)

(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報料QQ:3401582423。)

親愛的用戶,“重慶”客戶端現已正式改版升級為“新重慶”客戶端。為不影響后續使用,請掃描上方二維碼,及時下載新版本。更優質的內容,更便捷的體驗,我們在“新重慶”等你!
看天下
[責任編輯: 譚周 ]
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
精彩視頻
版權聲明:
聯系方式:重慶華龍網集團有限公司 咨詢電話:60367951
①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授權華龍網,在互聯網上使用、發布、交流集團14報1刊的新聞信息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慶日報報業集團任何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或“來源:華龍網-重慶XX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的作品,系由本網自行采編,版權屬華龍網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③ 華龍網及其新重慶客戶端標明非華龍網的確定來源或未標注華龍網LOGO、名稱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稿件均為非原創作品。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華龍網聯系,聯系郵箱:cqnewszbs@163.com。
附:重慶日報報業集團14報1刊:重慶日報 重慶晚報 重慶晨報 重慶商報 時代信報 新女報 健康人報 重慶法制報 三峽都市報 巴渝都市報 武陵都市報 渝州服務導報 人居周報 都市熱報 今日重慶
嫩草影院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