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分半|社區團購風暴下,菜市場守攤人
學田灣大陽溝菜市場比這座城市很多地方醒得更早。1月11日,凌晨4點45分,天還沒亮,黃花園大橋上只有寥寥的車,室外氣溫接近零度,這里已燈火通明。

四分半|社區團購風暴下,菜市場守攤人

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首席記者 佘振芳 記者 周曉雪 實習生 梁浩楠/文、圖、視頻 欄目主持/黃宇

學田灣大陽溝菜市場比這座城市很多地方醒得更早。

1月11日,凌晨4點45分,天還沒亮,黃花園大橋上只有寥寥的車,室外氣溫接近零度,這里已燈火通明。

5分鐘里,有6輛小貨車離開,7輛到達。因為沒有車位,最后到的司機嘟囔著,把車往背街處開。3個人推著裝滿菜的推車一路小跑經過,呼出一團團白汽。

凌晨的菜場門口停滿了前來進貨的小貨車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位于鬧市區的菜場,曾是一座城市不可缺少的存在。與附近寫字樓、酒店的光鮮亮麗迥異,白日里它們看上去安安靜靜、樸實無華,凌晨5點走進去,內里卻是包羅萬象,鮮活熱烈。

這個重慶中心城區最大的菜場,最輝煌時曾養活了數百個賣菜人的家庭,以及100多位“棒棒”,并為數不清的市民和餐館提供新鮮食材。

近年來,互聯網、社區團購給傳統菜場帶來了巨大沖擊,生意逐漸衰敗,即使這樣,菜場的守攤人還是愿意繼續守下去,他們認為,總還有人愿意來這里買菜,喜歡那些“看得見摸得著”的存在。

01

菜品從貧乏到豐富

走進菜場,人的感官變得格外靈敏起來。

新鮮紅潤的牛羊肉、白生生的蘿卜、綠油油的小青菜,五顏六色映入眼簾;一進門就能聞到的魚腥味,遠處飄來的香辛料味,混雜著蔬菜的清香和鹵肉的濃烈,爭先恐后往鼻子里撲;“棒棒”的吆喝聲,顧客的討價還價聲,鏗鏘有力的剁肉聲,一個個聲音往耳朵里鉆……

一家攤位上,曾路明正擺弄著番茄。賣菜這份活路,曾路明早已得心應手,但她還記得自己剛賣菜的樣子。那年,她15歲,跟著媽媽和姐姐從四川廣安老家出門,來到重慶渝中學田灣附近擺菜攤。

學田灣大陽溝菜市場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那時沒有集中的菜場,大家都在路兩邊擺,一長溜攤位,賣的菜品類不多。攤位靠搶,來晚了就只有別人看不上的偏遠位置,一天的生意就沒著落了。還要帶上傘和雨棚,一下雨就趕緊扯上。

曾路明跟著媽媽算賬、收錢,也學會了如何挑選、擺放蔬菜。她最愛番茄,一個個紅艷艷,飽滿圓潤,看著打心眼里喜歡。

沒讀過書的曾路明不會知曉,文人汪曾祺曾寫下這樣的句子描寫買菜心情——“看著生雞活鴨、鮮魚水菜、碧綠的黃瓜、彤紅的辣椒。熱熱鬧鬧、挨挨擠擠,讓人感到一種生之樂趣。”

許多人仍然愿意來菜市場挑挑選選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周曉雪 攝

但這段話,讓《老重慶記憶》的作者陳永康頗為觸動。陳永康在解放碑江家巷生活了30多年,對當時的大陽溝菜場記憶深刻。大陽溝菜場是當時重慶城里最大的菜場,因為當時物資貧乏,菜場實行憑票供應。

那年月,大陽溝賣菜的人很“吃皮”(注:吃香)。如果第二天有好菜賣,她們會提前告訴鄰居熟人,大家就相互邀約,天不亮就一起去“排輪子”(注:排隊)。

02

賣菜人迎來好光景

好在,很快新菜場就修建起來了。顧客們不用“排輪子”去買菜,“曾路明”們也不用風吹日曬擺攤。菜場迎來了好光景。

陳永康記得,改革開放后,大陽溝菜場取消號票,市場放開,允許個體工商戶、私人販子、農民進城經營。

大陽溝附近的依仁巷一帶,幾乎家家都從事劃黃鱔、發毛肚等跟火鍋有關的生意,生意十分紅火。幾年后,這里成了重慶市萬元戶最集中的地方。

后來,隨著解放碑一帶開發,大陽溝菜場從地上搬到地下,后來又與學田灣菜場合并,多數攤販遷到學田灣菜場,這也是現如今學田灣大陽溝菜場的由來。

萬元戶畢竟是少數人的傳奇。對“曾路明”們來說,新的菜場整潔漂亮,平臺上清一色貼了瓷磚,還有清潔工打掃,已經是很好的境遇了。

經人介紹,曾路明在菜場認識了白兵。白兵也來自廣安,跟著表哥賣水產。兩人結婚后自立門戶,單獨擺攤。這一擺,就是20年。

賣雞蛋的阿姨展示她當天開張的第一筆生意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曾路明的人生軌跡,在多數菜販身上復刻著。若是子女有出息,那自然是錦上添花了。

賣魚人張正新的兒子已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“瞧,這是他在全公司的年會上領獎呢!”原本在給人裝魚的他,不顧手上滴著水,從兜里掏出手機,在屏幕上劃拉了半天,十分自得。

“老張,別擺‘龍門陣’了,快給我配貨!來點黃鱔。”為餐館拿貨的大姐手上拿著幾張單子,寫著只有彼此能看懂的“暗語”。

03

菜場里來了年輕人

張正新從1986年開始賣水產,他休過最長的假期,是去年疫情期間。在家閑了幾個月,他手腳都發癢了,待重新開張后,卻發現菜場里多了一些年輕人。他們穿著色彩鮮艷的統一服裝,來去如風。

互聯網巨頭進入傳統菜場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85后沈飛就是其中的一員。他個子不高,但跑得很快,每天要在菜市場穿梭幾萬步。

沈飛也賣菜,他的“菜攤”在網上。消費者在平臺下單后,沈飛就立馬在菜場內為他們挑選蔬菜生鮮,打包好后,交到外賣騎手,送到消費者手中。

沈飛剛開始“賣菜”時,賣了一輩子雞蛋的父親很生氣。“賣菜的苦,我吃就夠了,你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學,怎么會想著去賣菜?”沈飛解釋了半天,什么“互聯網+”“新零售”“外賣”,父親一個詞都聽不懂,但見兒子如此堅定,也拗不過他。

一開始,沈飛準備自己單干,他和朋友創業開公司,還開發了小程序。但很快發現,電商巨頭紛紛殺入菜場,它們有錢、有流量,小玩家根本不是對手。

“打不過,那就加入吧。”于是,沈飛進駐了一家互聯網平臺,專心做末端服務這一塊。

早在2018年,阿里、拼多多等互聯網企業便通過投資入局了社區團購。2020年疫情,讓巨頭們看到了社區團購的更大潛在價值,紛紛跑步入場,前期主打低價實惠,快速搶占了市場份額。

據某咨詢平臺統計數據,2020年中國社區團購市場規模達到890億元,同比增長78%;預計2021年社區團購市場規模將超過1200億元,同比增長36%。

與早年的超市到店和生鮮到家模式不同,互聯網社區團購,定位于滿足家庭日常生活消費,做的就是幾捆白菜生意,這進一步擠壓了傳統菜場的生存空間。這個重慶最大的菜場也不例外。

曾路明以前生意好的時候,一天賣幾百斤番茄,現在一百斤都賣不動。三四年前,張正新賣黃鱔一年能賺十來萬塊,如今只能掙四萬塊左右。

等生意的“棒棒”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實習生 梁浩楠 攝

菜場里的“棒棒”數量也銳減了。鼎盛時期,這個菜場養活了上百名“棒棒”。54歲的劉安明就是其中一個,他憑借雙肩和一副扁擔,幫人從樓上往樓下送貨,挑一次5元錢。每天半夜來,清晨六七點走,硬是攢出了一套房子。如今在高峰期,只剩下十來名“棒棒”在菜場里穿梭著,尋找生意。

04

還有人愿意來買菜

不過,總還有人愿意來買菜。

一位系著圍兜的餐館老板來到攤位前,還沒張口說話,汪秀芬就知道他的“菜單”,稱了兩大兜白蘿卜和蓮白遞給他。不需要標準化的商業交易那樣精細,這種熟悉往往涉及"情意",而不只是商品促銷。

餐館的采購員拿著買菜單,奔波在一個個菜攤前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“我的餐館就在旁邊,來這里買了十多年。我也在網上買過,質量不能保證,還是要到菜場來買,看得到好壞。”餐館老板掏出現金遞給汪秀芬,他不喜歡線上購物,喜歡“看得見摸得著”的存在。

日子久了,每個人在菜場里都會有自己的購買路線,買什么不買什么,直奔哪個攤位繞過哪個攤位,一年又一年……

汪秀芬嘆了口氣:“生意雖然沒以前好做了,但只要還有人來買,我就還是會在這賣下去。”

8點過,大宗采購的人群散去,曾路明抽空吸溜了一碗小面。“阿姨,我要三個番茄。”前來買菜的年輕女孩帶著外地口音,讓曾路明想起女兒,不由搭起話來:“你要做啥子菜?”

“番茄燉牛腩,我媽老做這個菜。”女孩認真地挑選著。

“那你可以下樓去角落那家買,他家牛腩好,做的時候你要放點冰糖,容易燉爛……”稱完重,曾路明又拿起個頭小點的番茄,塞進女孩的袋子,“小了點,也是新鮮的。”“阿姨,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

言語間,人漸漸多起來,穿著睡衣拖鞋的家庭主婦、西裝革履的老先生、手挽著手的中年夫妻,人們陸續涌入菜場,有的貨比三家猶豫不決,有的不慌不忙挑選砍價,有的匆匆忙忙買了就走……

天光亮起,新的一天來臨。只要有人逛菜場,就會有道不完的熱鬧、市井、活色生香、煙火氣和人情味。

(應受訪者要求,張正新、汪秀芬、劉安明、沈飛為化名)

(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報料QQ:3401582423。)

首頁 | 新聞 原創 視聽 | 問政 評論 專題 | 區縣 娛樂 財經 | 旅游 政法 直播 | 文藝 教育 生活 應急 | 房產 健康 汽車 | 取證 鳴家 會客廳 | 萬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
  • 站內
站內
分享
新浪微博
騰訊微博
微信
QQ空間
QQ好友

四分半|社區團購風暴下,菜市場守攤人

2021-01-18 06:00:00 來源: 0 條評論

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首席記者 佘振芳 記者 周曉雪 實習生 梁浩楠/文、圖、視頻 欄目主持/黃宇

學田灣大陽溝菜市場比這座城市很多地方醒得更早。

1月11日,凌晨4點45分,天還沒亮,黃花園大橋上只有寥寥的車,室外氣溫接近零度,這里已燈火通明。

5分鐘里,有6輛小貨車離開,7輛到達。因為沒有車位,最后到的司機嘟囔著,把車往背街處開。3個人推著裝滿菜的推車一路小跑經過,呼出一團團白汽。

凌晨的菜場門口停滿了前來進貨的小貨車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位于鬧市區的菜場,曾是一座城市不可缺少的存在。與附近寫字樓、酒店的光鮮亮麗迥異,白日里它們看上去安安靜靜、樸實無華,凌晨5點走進去,內里卻是包羅萬象,鮮活熱烈。

這個重慶中心城區最大的菜場,最輝煌時曾養活了數百個賣菜人的家庭,以及100多位“棒棒”,并為數不清的市民和餐館提供新鮮食材。

近年來,互聯網、社區團購給傳統菜場帶來了巨大沖擊,生意逐漸衰敗,即使這樣,菜場的守攤人還是愿意繼續守下去,他們認為,總還有人愿意來這里買菜,喜歡那些“看得見摸得著”的存在。

01

菜品從貧乏到豐富

走進菜場,人的感官變得格外靈敏起來。

新鮮紅潤的牛羊肉、白生生的蘿卜、綠油油的小青菜,五顏六色映入眼簾;一進門就能聞到的魚腥味,遠處飄來的香辛料味,混雜著蔬菜的清香和鹵肉的濃烈,爭先恐后往鼻子里撲;“棒棒”的吆喝聲,顧客的討價還價聲,鏗鏘有力的剁肉聲,一個個聲音往耳朵里鉆……

一家攤位上,曾路明正擺弄著番茄。賣菜這份活路,曾路明早已得心應手,但她還記得自己剛賣菜的樣子。那年,她15歲,跟著媽媽和姐姐從四川廣安老家出門,來到重慶渝中學田灣附近擺菜攤。

學田灣大陽溝菜市場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那時沒有集中的菜場,大家都在路兩邊擺,一長溜攤位,賣的菜品類不多。攤位靠搶,來晚了就只有別人看不上的偏遠位置,一天的生意就沒著落了。還要帶上傘和雨棚,一下雨就趕緊扯上。

曾路明跟著媽媽算賬、收錢,也學會了如何挑選、擺放蔬菜。她最愛番茄,一個個紅艷艷,飽滿圓潤,看著打心眼里喜歡。

沒讀過書的曾路明不會知曉,文人汪曾祺曾寫下這樣的句子描寫買菜心情——“看著生雞活鴨、鮮魚水菜、碧綠的黃瓜、彤紅的辣椒。熱熱鬧鬧、挨挨擠擠,讓人感到一種生之樂趣。”

許多人仍然愿意來菜市場挑挑選選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周曉雪 攝

但這段話,讓《老重慶記憶》的作者陳永康頗為觸動。陳永康在解放碑江家巷生活了30多年,對當時的大陽溝菜場記憶深刻。大陽溝菜場是當時重慶城里最大的菜場,因為當時物資貧乏,菜場實行憑票供應。

那年月,大陽溝賣菜的人很“吃皮”(注:吃香)。如果第二天有好菜賣,她們會提前告訴鄰居熟人,大家就相互邀約,天不亮就一起去“排輪子”(注:排隊)。

02

賣菜人迎來好光景

好在,很快新菜場就修建起來了。顧客們不用“排輪子”去買菜,“曾路明”們也不用風吹日曬擺攤。菜場迎來了好光景。

陳永康記得,改革開放后,大陽溝菜場取消號票,市場放開,允許個體工商戶、私人販子、農民進城經營。

大陽溝附近的依仁巷一帶,幾乎家家都從事劃黃鱔、發毛肚等跟火鍋有關的生意,生意十分紅火。幾年后,這里成了重慶市萬元戶最集中的地方。

后來,隨著解放碑一帶開發,大陽溝菜場從地上搬到地下,后來又與學田灣菜場合并,多數攤販遷到學田灣菜場,這也是現如今學田灣大陽溝菜場的由來。

萬元戶畢竟是少數人的傳奇。對“曾路明”們來說,新的菜場整潔漂亮,平臺上清一色貼了瓷磚,還有清潔工打掃,已經是很好的境遇了。

經人介紹,曾路明在菜場認識了白兵。白兵也來自廣安,跟著表哥賣水產。兩人結婚后自立門戶,單獨擺攤。這一擺,就是20年。

賣雞蛋的阿姨展示她當天開張的第一筆生意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曾路明的人生軌跡,在多數菜販身上復刻著。若是子女有出息,那自然是錦上添花了。

賣魚人張正新的兒子已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“瞧,這是他在全公司的年會上領獎呢!”原本在給人裝魚的他,不顧手上滴著水,從兜里掏出手機,在屏幕上劃拉了半天,十分自得。

“老張,別擺‘龍門陣’了,快給我配貨!來點黃鱔。”為餐館拿貨的大姐手上拿著幾張單子,寫著只有彼此能看懂的“暗語”。

03

菜場里來了年輕人

張正新從1986年開始賣水產,他休過最長的假期,是去年疫情期間。在家閑了幾個月,他手腳都發癢了,待重新開張后,卻發現菜場里多了一些年輕人。他們穿著色彩鮮艷的統一服裝,來去如風。

互聯網巨頭進入傳統菜場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85后沈飛就是其中的一員。他個子不高,但跑得很快,每天要在菜市場穿梭幾萬步。

沈飛也賣菜,他的“菜攤”在網上。消費者在平臺下單后,沈飛就立馬在菜場內為他們挑選蔬菜生鮮,打包好后,交到外賣騎手,送到消費者手中。

沈飛剛開始“賣菜”時,賣了一輩子雞蛋的父親很生氣。“賣菜的苦,我吃就夠了,你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學,怎么會想著去賣菜?”沈飛解釋了半天,什么“互聯網+”“新零售”“外賣”,父親一個詞都聽不懂,但見兒子如此堅定,也拗不過他。

一開始,沈飛準備自己單干,他和朋友創業開公司,還開發了小程序。但很快發現,電商巨頭紛紛殺入菜場,它們有錢、有流量,小玩家根本不是對手。

“打不過,那就加入吧。”于是,沈飛進駐了一家互聯網平臺,專心做末端服務這一塊。

早在2018年,阿里、拼多多等互聯網企業便通過投資入局了社區團購。2020年疫情,讓巨頭們看到了社區團購的更大潛在價值,紛紛跑步入場,前期主打低價實惠,快速搶占了市場份額。

據某咨詢平臺統計數據,2020年中國社區團購市場規模達到890億元,同比增長78%;預計2021年社區團購市場規模將超過1200億元,同比增長36%。

與早年的超市到店和生鮮到家模式不同,互聯網社區團購,定位于滿足家庭日常生活消費,做的就是幾捆白菜生意,這進一步擠壓了傳統菜場的生存空間。這個重慶最大的菜場也不例外。

曾路明以前生意好的時候,一天賣幾百斤番茄,現在一百斤都賣不動。三四年前,張正新賣黃鱔一年能賺十來萬塊,如今只能掙四萬塊左右。

等生意的“棒棒”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實習生 梁浩楠 攝

菜場里的“棒棒”數量也銳減了。鼎盛時期,這個菜場養活了上百名“棒棒”。54歲的劉安明就是其中一個,他憑借雙肩和一副扁擔,幫人從樓上往樓下送貨,挑一次5元錢。每天半夜來,清晨六七點走,硬是攢出了一套房子。如今在高峰期,只剩下十來名“棒棒”在菜場里穿梭著,尋找生意。

04

還有人愿意來買菜

不過,總還有人愿意來買菜。

一位系著圍兜的餐館老板來到攤位前,還沒張口說話,汪秀芬就知道他的“菜單”,稱了兩大兜白蘿卜和蓮白遞給他。不需要標準化的商業交易那樣精細,這種熟悉往往涉及"情意",而不只是商品促銷。

餐館的采購員拿著買菜單,奔波在一個個菜攤前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佘振芳 攝

“我的餐館就在旁邊,來這里買了十多年。我也在網上買過,質量不能保證,還是要到菜場來買,看得到好壞。”餐館老板掏出現金遞給汪秀芬,他不喜歡線上購物,喜歡“看得見摸得著”的存在。

日子久了,每個人在菜場里都會有自己的購買路線,買什么不買什么,直奔哪個攤位繞過哪個攤位,一年又一年……

汪秀芬嘆了口氣:“生意雖然沒以前好做了,但只要還有人來買,我就還是會在這賣下去。”

8點過,大宗采購的人群散去,曾路明抽空吸溜了一碗小面。“阿姨,我要三個番茄。”前來買菜的年輕女孩帶著外地口音,讓曾路明想起女兒,不由搭起話來:“你要做啥子菜?”

“番茄燉牛腩,我媽老做這個菜。”女孩認真地挑選著。

“那你可以下樓去角落那家買,他家牛腩好,做的時候你要放點冰糖,容易燉爛……”稱完重,曾路明又拿起個頭小點的番茄,塞進女孩的袋子,“小了點,也是新鮮的。”“阿姨,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

言語間,人漸漸多起來,穿著睡衣拖鞋的家庭主婦、西裝革履的老先生、手挽著手的中年夫妻,人們陸續涌入菜場,有的貨比三家猶豫不決,有的不慌不忙挑選砍價,有的匆匆忙忙買了就走……

天光亮起,新的一天來臨。只要有人逛菜場,就會有道不完的熱鬧、市井、活色生香、煙火氣和人情味。

(應受訪者要求,張正新、汪秀芬、劉安明、沈飛為化名)

(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報料QQ:3401582423。)

親愛的用戶,“重慶”客戶端現已正式改版升級為“新重慶”客戶端。為不影響后續使用,請掃描上方二維碼,及時下載新版本。更優質的內容,更便捷的體驗,我們在“新重慶”等你!
看天下
[責任編輯: 邵煜晟 ]
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
精彩視頻
版權聲明:
聯系方式:重慶華龍網集團有限公司 咨詢電話:60367951
①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授權華龍網,在互聯網上使用、發布、交流集團14報1刊的新聞信息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慶日報報業集團任何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或“來源:華龍網-重慶XX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的作品,系由本網自行采編,版權屬華龍網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③ 華龍網及其新重慶客戶端標明非華龍網的確定來源或未標注華龍網LOGO、名稱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稿件均為非原創作品。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華龍網聯系,聯系郵箱:cqnewszbs@163.com。
附:重慶日報報業集團14報1刊:重慶日報 重慶晚報 重慶晨報 重慶商報 時代信報 新女報 健康人報 重慶法制報 三峽都市報 巴渝都市報 武陵都市報 渝州服務導報 人居周報 都市熱報 今日重慶
嫩草影院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