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分半|深夜,豪車里的酒后人生
深夜代駕,他們是一群經常在深夜開豪車的人,他們坐在駕駛位中,在夜色來臨之后,無意中窺見那些車廂里的大哭大笑、無奈沉默。

四分半|深夜,豪車里的酒后人生

來源: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2020-11-17

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佘振芳 邱小雅 實習生 梁浩楠/文 葛彧/圖 受訪者/供圖

午夜12點,有人已入睡,有人在推杯換盞,而有的人奔波在城市的各個角落。邁巴赫、保時捷、瑪莎拉蒂、奔馳、路虎……炫酷的豪車行駛在城市森林里,兩邊的燈光如流星劃過。

燈紅酒綠,絢爛無比,看起來像極了車主們的生活。

深夜代駕,他們是一群經常在深夜開豪車的人,他們坐在駕駛位中,在夜色來臨之后,無意中窺見那些車廂里的大哭大笑、無奈沉默。千人千面的人生片段中,也許只有他們,見過深夜里,豪車車廂中的另一番人生——開著百萬奔馳的男人,也許實現了財務自由,卻還有拒絕不了的酒席;睡在瑪莎拉蒂后座的男人,寧可在繞城高速上跑幾圈,也不愿意回家;年輕的保時捷女車主,2分鐘等不到想要的結果便決絕離去……

深夜,代駕司機們在休息處等待接單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葛彧 攝

“如果我不說話了,請把我送到醫院去”

10月17日晚上8點過,南岸,一條遍布火鍋店的街道上,劃拳吆喝聲不絕于耳,夜色中飄著濃郁的牛油味。

街邊的馬路上,一群代駕有的蹲,有的站,三五成群地等候著。

黑色的鞋子、褲子,統一的反光背心和帽子,外加折疊電單車,這是他們的標配。幾名代駕圍在一起說說笑笑,打發時間,時不時望一下門口。每逢有人一涌而出,他們便停下交談,期待著晚上的第一單。

安大龍就是其中的一員。

“滴……”安大龍的手機響了,他級別高,附近的派單會優先給他。

同行們用羨慕的眼光看著他,他顧不得許多,趕緊給客戶打電話確認地點。到地方后,他看見一輛奔馳。見識了不少豪車的他,知道這在奔馳里屬于高檔的,至少在200萬元以上,客戶的目的地是南岸某別墅區。

安大龍一接過鑰匙,客人就對他說:“一路上,請你一直跟我說話,如果我沒有答應,你趕緊把我送到醫院去,不要送回家。”

安大龍頓時緊張起來:“老師,您怎么了?”

“今晚喝得有點多,一連三場,身體有點遭不住。”說著,客人便從口袋里拿出了藥……一路上,安大龍就不停地和客人聊天,聊客人每天的應酬、工作等。

“身體不好的話,其實可以少喝點。”

“不是我想喝,有時候不喝不行啊……”客人的話里,滿滿都是無奈。

距目的地還有三公里時,客人突然沒有了回應。

“老師,您還好吧?”“老師,您怎么樣了?”安大龍問了幾遍,還是沒有回應。他慌了,趕緊找地方緊急停車,然后在手機上搜索最近的醫院,掉頭,送客人去醫院。

安大龍把客人送到醫院后,又回到車上給他家人打電話,大概十幾分鐘,一個女人穿著睡衣,急急忙忙趕過來,連聲對他道了聲謝,就一頭沖進了醫院。

做代駕以來,安大龍開過幾萬元的小貨車,也開過近千萬的邁巴赫。車廂內的男男女女,光鮮的外表之下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艱辛,或許只有當事人才清楚。

女代駕甘廷玉準備出發接單。受訪者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“等10分鐘,不,等2分鐘就走”

34歲的甘廷玉是為數不多的女代駕。畢竟這一行需要日夜顛倒,女代駕數量稀少。在某代駕平臺,注冊的女代駕只有2%左右。

甘廷玉很拼,為了做業務,她從原先租房的大坪,搬到了南岸長嘉匯附近。“這樣既可以接南濱路的單,還可以接南山的單。”她做代駕才5個月不到,已經跑了六百多單,每個月收入在1萬元以上。

可能出于女性溫暖的天性,遇到客人難過的時候,甘廷玉也會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開解。

初夏的一天,晚上8點多,甘廷玉在鎏嘉碼頭接了一單。女車主30多歲,衣著入時,面容姣好。車子是保時捷,目的地是渝北某小區。

“別按導航走。”女人說話帶著酒氣,聲音輕柔,隨即給她報了一個地址,這個地址要繞至少20分鐘。

到了地點,女人下車了,一個跟她年歲相仿的男人迎上來,兩人開始對話,甘廷玉在車廂內聽不見他們在說什么,但感覺是在爭執。沒多久,女人轉身上車了,留下男人在原地。

“等10分鐘,我喊你走,你再走。”坐上副駕,系好安全帶后,女人直視前方,雙手握著手機,微微顫抖。

車內一陣安靜,空氣猶如凝固。

1分鐘、2分鐘……似乎再等下去都是煎熬,女人改了主意,沒有回頭看一眼:“我們走吧!”

甘廷玉啟動車子,男人沒有追上來。甘廷玉偷偷瞟了一眼,女人的臉上已掛滿眼淚。

一開始是安靜的流淚,到后來哭出了聲,也許是怕甘廷玉察覺,女人捂著嘴,努力壓抑自己的聲音。甘廷玉裝作不經意地把音樂聲調到最大。音樂聲中,女人的哭聲隱隱約約,甘廷玉的心都揪了起來。既然客戶不想失態,她也沒吭聲。

到了目的地,女人已經擦干了眼淚,眼睛還有點紅。

下車時,甘廷玉猶豫了一會,提醒她:“我走了,你自己注意安全啊!”

女人吩咐她不要熄火,說自己想坐一會兒。

“開心點,加油啊!”甘廷玉猶豫了一下,還是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。

女人扭頭看她,笑了笑,“嗯,謝謝你。”

看到女人已經平靜下來,甘廷玉放心地走了。

人生的悲喜其實并不相通,就像甘廷玉并不能體會女人在車子啟動那一刻的情感決絕,她自己決定離婚,就花了6年。

“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當時那么難以決定,如果像這位乘客一樣,早點選擇了斷,或許生活完全不一樣了。”甘廷玉時常也會想想自己的人生,但很快,她又把這些這些心思甩到腦后,忙著去接下一單。

或許只有他們才在深夜見過車廂里最真實的一面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葛彧 攝

“只有在車里,我才可以睡個好覺”

豪車車廂里,有時也會見證當代中年男人的壓力。

代駕陳小俊就遇到一位開瑪莎拉蒂SUV的客人,喝得不算多,但顯得很疲憊。上車后第一句話就是:“你慢點開,繞著主城開,路隨便你選。”

“您看現在的速度怎么樣?”陳小俊保持著60碼左右的速度,問。

“挺好,我睡會兒,你別叫我,我醒了再說。”說完后,客人在后座一頭倒下,很快,鼾聲響起。

最后,陳小俊開了一圈又一圈,足足三個小時,客人揉著惺忪的睡眼醒來時,天都快亮了,“只有在車里,我才能睡個好覺,很久沒睡得這么舒服了!”

結賬時顯示400多塊,客人很爽快地支付了。不想回家,有這400塊,為啥不去酒店開個房間住一晚?陳小俊一開始也不解。后來,做代駕久了,他也聽越來越多的客人說起,下班后,有時候都把車開到自家車庫了,卻不想動,也不想下車,就靜靜地坐在車里,聽聽音樂。

這些客人多半是35歲往上的中年人,上有老,下有小,一回到家里推開家門,迎面而來的要么是孩子的學習,要么是老人的嘮叨,要么是另一半的抱怨……車廂,是他們在工作和家庭之間的一個休憩地,雖然逼仄,但可以卸下盔甲,短暫地擁有自己的空間。

而每天到了凌晨5點,晨光初現時,完成最后一單的陳小俊騎著電單車,耳旁的風呼呼作響,心里想的卻是,終于可以回家睡覺了。

代駕司機乘坐公交車前往人多的區域。滴滴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“開,往城市的邊緣開”

從深圳到重慶,易全有做代駕6年了,他在車廂里聽過或看過的故事,精彩得可以寫一本小說。

客人多半都喝了酒,有人醉了喜歡絮絮叨叨,拉著他聊個不停,就算他只是禮貌地回應,客人也會把自己的事情一股腦講出來。

“唉,太難了!談合同真的太難了!”有客人埋怨著生意難做。

“那就是個傻缺!他憑什么看不起我!”有人因為工作的事情憤憤不平。

“他為什么一聲不吭就走了,為什么不好好跟我分手……”有女孩哭花了妝。

從概率上來講,在一個城市兩次叫到同一個代駕的概率,可以忽略不計,也許也正因如此,客人們才卸下面具,在陌生人面前敞開心扉,訴說著在最親密的人面前不敢,或者不愿意說的話。

易全有印象特別深刻的,是一位在深圳時遇到的客人。

一個30出頭的男人,開著一輛路虎,穿著名牌衣服。男人身上沒有一絲酒氣,看上去也很正常。似乎看出了易全有沒說出口的好奇,男人開口了:““我怕自己開車,會控制不住,撞了……”

話匣子一打開,就停不住了。

一路上,男人一直在講著自己的故事:他有深愛的女孩,車子房子都買好了,只等辦婚禮。在朋友的攛掇下,他托人去查了女孩的信息,結果讓他的世界都崩塌了——看上去那么深愛他的女友,每個月都和其他男人約會開房……兩人大吵一架,分手了。

易全有是他連續第七晚請的代駕,每到晚上,他只要回到準備好的婚房里,都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。為了不讓父母感到異樣,他選擇自己出來。

半小時后,易全有將車開到目的地,城市邊緣,一座偏僻的山上。

“她總是給我煲我最喜歡喝的湯,那些難道都是裝的嗎?”男人怔怔地說。

易全有翻來覆去地勸他:“放心,你條件這么好,一定能找到更好的。”

“是嗎?”男人低聲問,似乎也在問自己,隨即下了車,走到懸崖邊,靜靜地吹著山風。

10分鐘后,男人回到車上,冷靜地說:“送我回家吧。”

如今,離開深圳一年多了,易全有偶爾還會想起那個男人,他一定已經走出悲傷,遇到另一個愿意為他煲湯的人了吧……

易全有喜歡將過客的故事埋在心里,在心里,他可以為那些心碎的故事,描繪一個快樂的結局。

代駕司機談論接單情況。滴滴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“漫漫人生,勇敢前行”

完成一單代駕,一般從10分鐘到2小時不等。

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,這群深夜擺渡人卻見過分手,見過復合,見過喜悅,也見過悲傷。

“活著,努力,就是最好的事情。”疫情期間,代駕們親眼見證著一個個夜晚是怎么從死寂到復蘇,一座城市如何恢復了煙火氣,他們覺得,過好眼前的日子,是最實在的事情。

“我喜歡每天接單的日子,我要快點攢夠首付,在主城買個自己的房子。”離婚的甘廷玉暫時沒打算再談戀愛,她覺得靠自己就挺好。

易全有肩負著一家人的開支,大兒子上高中,小女兒上初中,“兩個孩子都很聽話,每次放假,都會從大足來主城,我們一家人團聚,那個時候,也是我給自己放假的日子。”

安大龍雖然做代駕才一年,但因為業績突出,現在已經成了班長,帶著十幾個代駕新手,幫大家解答各種問題。開各種各樣的車,見形形色色的人,上自由自在的班,安大龍覺得,這份工作“很有勁兒”。

流星有它來去的方向,正如這車廂里的人生有各自的去處。不用去羨慕別人擁有的,也不用去可惜你所失去的。漫漫人生,各自勇敢前行。

(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報料QQ:3401582423。)

首頁 | 新聞 原創 視聽 | 問政 評論 專題 | 區縣 娛樂 財經 | 旅游 政法 直播 | 文藝 教育 生活 應急 | 房產 健康 汽車 | 取證 鳴家 會客廳 | 萬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
  • 站內
站內
分享
新浪微博
騰訊微博
微信
QQ空間
QQ好友

四分半|深夜,豪車里的酒后人生

2020-11-17 06:00:00 來源: 0 條評論

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佘振芳 邱小雅 實習生 梁浩楠/文 葛彧/圖 受訪者/供圖

午夜12點,有人已入睡,有人在推杯換盞,而有的人奔波在城市的各個角落。邁巴赫、保時捷、瑪莎拉蒂、奔馳、路虎……炫酷的豪車行駛在城市森林里,兩邊的燈光如流星劃過。

燈紅酒綠,絢爛無比,看起來像極了車主們的生活。

深夜代駕,他們是一群經常在深夜開豪車的人,他們坐在駕駛位中,在夜色來臨之后,無意中窺見那些車廂里的大哭大笑、無奈沉默。千人千面的人生片段中,也許只有他們,見過深夜里,豪車車廂中的另一番人生——開著百萬奔馳的男人,也許實現了財務自由,卻還有拒絕不了的酒席;睡在瑪莎拉蒂后座的男人,寧可在繞城高速上跑幾圈,也不愿意回家;年輕的保時捷女車主,2分鐘等不到想要的結果便決絕離去……

深夜,代駕司機們在休息處等待接單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葛彧 攝

“如果我不說話了,請把我送到醫院去”

10月17日晚上8點過,南岸,一條遍布火鍋店的街道上,劃拳吆喝聲不絕于耳,夜色中飄著濃郁的牛油味。

街邊的馬路上,一群代駕有的蹲,有的站,三五成群地等候著。

黑色的鞋子、褲子,統一的反光背心和帽子,外加折疊電單車,這是他們的標配。幾名代駕圍在一起說說笑笑,打發時間,時不時望一下門口。每逢有人一涌而出,他們便停下交談,期待著晚上的第一單。

安大龍就是其中的一員。

“滴……”安大龍的手機響了,他級別高,附近的派單會優先給他。

同行們用羨慕的眼光看著他,他顧不得許多,趕緊給客戶打電話確認地點。到地方后,他看見一輛奔馳。見識了不少豪車的他,知道這在奔馳里屬于高檔的,至少在200萬元以上,客戶的目的地是南岸某別墅區。

安大龍一接過鑰匙,客人就對他說:“一路上,請你一直跟我說話,如果我沒有答應,你趕緊把我送到醫院去,不要送回家。”

安大龍頓時緊張起來:“老師,您怎么了?”

“今晚喝得有點多,一連三場,身體有點遭不住。”說著,客人便從口袋里拿出了藥……一路上,安大龍就不停地和客人聊天,聊客人每天的應酬、工作等。

“身體不好的話,其實可以少喝點。”

“不是我想喝,有時候不喝不行啊……”客人的話里,滿滿都是無奈。

距目的地還有三公里時,客人突然沒有了回應。

“老師,您還好吧?”“老師,您怎么樣了?”安大龍問了幾遍,還是沒有回應。他慌了,趕緊找地方緊急停車,然后在手機上搜索最近的醫院,掉頭,送客人去醫院。

安大龍把客人送到醫院后,又回到車上給他家人打電話,大概十幾分鐘,一個女人穿著睡衣,急急忙忙趕過來,連聲對他道了聲謝,就一頭沖進了醫院。

做代駕以來,安大龍開過幾萬元的小貨車,也開過近千萬的邁巴赫。車廂內的男男女女,光鮮的外表之下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艱辛,或許只有當事人才清楚。

女代駕甘廷玉準備出發接單。受訪者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“等10分鐘,不,等2分鐘就走”

34歲的甘廷玉是為數不多的女代駕。畢竟這一行需要日夜顛倒,女代駕數量稀少。在某代駕平臺,注冊的女代駕只有2%左右。

甘廷玉很拼,為了做業務,她從原先租房的大坪,搬到了南岸長嘉匯附近。“這樣既可以接南濱路的單,還可以接南山的單。”她做代駕才5個月不到,已經跑了六百多單,每個月收入在1萬元以上。

可能出于女性溫暖的天性,遇到客人難過的時候,甘廷玉也會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開解。

初夏的一天,晚上8點多,甘廷玉在鎏嘉碼頭接了一單。女車主30多歲,衣著入時,面容姣好。車子是保時捷,目的地是渝北某小區。

“別按導航走。”女人說話帶著酒氣,聲音輕柔,隨即給她報了一個地址,這個地址要繞至少20分鐘。

到了地點,女人下車了,一個跟她年歲相仿的男人迎上來,兩人開始對話,甘廷玉在車廂內聽不見他們在說什么,但感覺是在爭執。沒多久,女人轉身上車了,留下男人在原地。

“等10分鐘,我喊你走,你再走。”坐上副駕,系好安全帶后,女人直視前方,雙手握著手機,微微顫抖。

車內一陣安靜,空氣猶如凝固。

1分鐘、2分鐘……似乎再等下去都是煎熬,女人改了主意,沒有回頭看一眼:“我們走吧!”

甘廷玉啟動車子,男人沒有追上來。甘廷玉偷偷瞟了一眼,女人的臉上已掛滿眼淚。

一開始是安靜的流淚,到后來哭出了聲,也許是怕甘廷玉察覺,女人捂著嘴,努力壓抑自己的聲音。甘廷玉裝作不經意地把音樂聲調到最大。音樂聲中,女人的哭聲隱隱約約,甘廷玉的心都揪了起來。既然客戶不想失態,她也沒吭聲。

到了目的地,女人已經擦干了眼淚,眼睛還有點紅。

下車時,甘廷玉猶豫了一會,提醒她:“我走了,你自己注意安全啊!”

女人吩咐她不要熄火,說自己想坐一會兒。

“開心點,加油啊!”甘廷玉猶豫了一下,還是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。

女人扭頭看她,笑了笑,“嗯,謝謝你。”

看到女人已經平靜下來,甘廷玉放心地走了。

人生的悲喜其實并不相通,就像甘廷玉并不能體會女人在車子啟動那一刻的情感決絕,她自己決定離婚,就花了6年。

“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當時那么難以決定,如果像這位乘客一樣,早點選擇了斷,或許生活完全不一樣了。”甘廷玉時常也會想想自己的人生,但很快,她又把這些這些心思甩到腦后,忙著去接下一單。

或許只有他們才在深夜見過車廂里最真實的一面。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葛彧 攝

“只有在車里,我才可以睡個好覺”

豪車車廂里,有時也會見證當代中年男人的壓力。

代駕陳小俊就遇到一位開瑪莎拉蒂SUV的客人,喝得不算多,但顯得很疲憊。上車后第一句話就是:“你慢點開,繞著主城開,路隨便你選。”

“您看現在的速度怎么樣?”陳小俊保持著60碼左右的速度,問。

“挺好,我睡會兒,你別叫我,我醒了再說。”說完后,客人在后座一頭倒下,很快,鼾聲響起。

最后,陳小俊開了一圈又一圈,足足三個小時,客人揉著惺忪的睡眼醒來時,天都快亮了,“只有在車里,我才能睡個好覺,很久沒睡得這么舒服了!”

結賬時顯示400多塊,客人很爽快地支付了。不想回家,有這400塊,為啥不去酒店開個房間住一晚?陳小俊一開始也不解。后來,做代駕久了,他也聽越來越多的客人說起,下班后,有時候都把車開到自家車庫了,卻不想動,也不想下車,就靜靜地坐在車里,聽聽音樂。

這些客人多半是35歲往上的中年人,上有老,下有小,一回到家里推開家門,迎面而來的要么是孩子的學習,要么是老人的嘮叨,要么是另一半的抱怨……車廂,是他們在工作和家庭之間的一個休憩地,雖然逼仄,但可以卸下盔甲,短暫地擁有自己的空間。

而每天到了凌晨5點,晨光初現時,完成最后一單的陳小俊騎著電單車,耳旁的風呼呼作響,心里想的卻是,終于可以回家睡覺了。

代駕司機乘坐公交車前往人多的區域。滴滴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“開,往城市的邊緣開”

從深圳到重慶,易全有做代駕6年了,他在車廂里聽過或看過的故事,精彩得可以寫一本小說。

客人多半都喝了酒,有人醉了喜歡絮絮叨叨,拉著他聊個不停,就算他只是禮貌地回應,客人也會把自己的事情一股腦講出來。

“唉,太難了!談合同真的太難了!”有客人埋怨著生意難做。

“那就是個傻缺!他憑什么看不起我!”有人因為工作的事情憤憤不平。

“他為什么一聲不吭就走了,為什么不好好跟我分手……”有女孩哭花了妝。

從概率上來講,在一個城市兩次叫到同一個代駕的概率,可以忽略不計,也許也正因如此,客人們才卸下面具,在陌生人面前敞開心扉,訴說著在最親密的人面前不敢,或者不愿意說的話。

易全有印象特別深刻的,是一位在深圳時遇到的客人。

一個30出頭的男人,開著一輛路虎,穿著名牌衣服。男人身上沒有一絲酒氣,看上去也很正常。似乎看出了易全有沒說出口的好奇,男人開口了:““我怕自己開車,會控制不住,撞了……”

話匣子一打開,就停不住了。

一路上,男人一直在講著自己的故事:他有深愛的女孩,車子房子都買好了,只等辦婚禮。在朋友的攛掇下,他托人去查了女孩的信息,結果讓他的世界都崩塌了——看上去那么深愛他的女友,每個月都和其他男人約會開房……兩人大吵一架,分手了。

易全有是他連續第七晚請的代駕,每到晚上,他只要回到準備好的婚房里,都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。為了不讓父母感到異樣,他選擇自己出來。

半小時后,易全有將車開到目的地,城市邊緣,一座偏僻的山上。

“她總是給我煲我最喜歡喝的湯,那些難道都是裝的嗎?”男人怔怔地說。

易全有翻來覆去地勸他:“放心,你條件這么好,一定能找到更好的。”

“是嗎?”男人低聲問,似乎也在問自己,隨即下了車,走到懸崖邊,靜靜地吹著山風。

10分鐘后,男人回到車上,冷靜地說:“送我回家吧。”

如今,離開深圳一年多了,易全有偶爾還會想起那個男人,他一定已經走出悲傷,遇到另一個愿意為他煲湯的人了吧……

易全有喜歡將過客的故事埋在心里,在心里,他可以為那些心碎的故事,描繪一個快樂的結局。

代駕司機談論接單情況。滴滴供圖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發

“漫漫人生,勇敢前行”

完成一單代駕,一般從10分鐘到2小時不等。

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,這群深夜擺渡人卻見過分手,見過復合,見過喜悅,也見過悲傷。

“活著,努力,就是最好的事情。”疫情期間,代駕們親眼見證著一個個夜晚是怎么從死寂到復蘇,一座城市如何恢復了煙火氣,他們覺得,過好眼前的日子,是最實在的事情。

“我喜歡每天接單的日子,我要快點攢夠首付,在主城買個自己的房子。”離婚的甘廷玉暫時沒打算再談戀愛,她覺得靠自己就挺好。

易全有肩負著一家人的開支,大兒子上高中,小女兒上初中,“兩個孩子都很聽話,每次放假,都會從大足來主城,我們一家人團聚,那個時候,也是我給自己放假的日子。”

安大龍雖然做代駕才一年,但因為業績突出,現在已經成了班長,帶著十幾個代駕新手,幫大家解答各種問題。開各種各樣的車,見形形色色的人,上自由自在的班,安大龍覺得,這份工作“很有勁兒”。

流星有它來去的方向,正如這車廂里的人生有各自的去處。不用去羨慕別人擁有的,也不用去可惜你所失去的。漫漫人生,各自勇敢前行。

(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報料QQ:3401582423。)

親愛的用戶,“重慶”客戶端現已正式改版升級為“新重慶”客戶端。為不影響后續使用,請掃描上方二維碼,及時下載新版本。更優質的內容,更便捷的體驗,我們在“新重慶”等你!
看天下
[責任編輯: 譚周 ]
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
精彩視頻
版權聲明:
聯系方式:重慶華龍網集團有限公司 咨詢電話:60367951
①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授權華龍網,在互聯網上使用、發布、交流集團14報1刊的新聞信息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慶日報報業集團任何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或“來源:華龍網-重慶XX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的作品,系由本網自行采編,版權屬華龍網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③ 華龍網及其新重慶客戶端標明非華龍網的確定來源或未標注華龍網LOGO、名稱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稿件均為非原創作品。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華龍網聯系,聯系郵箱:cqnewszbs@163.com。
附:重慶日報報業集團14報1刊:重慶日報 重慶晚報 重慶晨報 重慶商報 時代信報 新女報 健康人報 重慶法制報 三峽都市報 巴渝都市報 武陵都市報 渝州服務導報 人居周報 都市熱報 今日重慶
嫩草影院
關閉